据网信安次,3月29日,安次区防控办下发了《关于迅速开展阳性患者户内豢养动物扑杀工作的紧急通知》,此项工作至今尚未实际开展。现已将该通知收回,并停止实施。下一步,将对相关工作制定更为严谨科学的措施,妥善处置后续问题。对给大家造成的困扰深表歉意。

此前,网上流传一份“廊坊市安次区开展阳性患者户内豢养动物扑杀工作”的,并引发舆论争议。

不过,仅一天后,廊坊市安次区紧急叫停“阳性患者户内豢养动物扑杀工作”,同时请各属地切实做好群众反馈问题解释工作。当日17时许,廊坊市疾控中心一名工作人员告诉澎湃新闻,目前这项工作已经停止。

在我国,以犬、猫为代表的宠物已经成为民众日常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饲养宠物并把宠物当作生活伴侣的人也越来越多。根据《2020年中国宠物行业白皮书》,2020年全国城镇养宠(犬猫)人群达6294万人,较2019年新增174万人,犬猫数量超过1亿只,同比增长1.7%。

由于国内新冠肺炎疫情反复,不少人因疫情防控要求,需要到指定地点集中隔离,家中猫狗等宠物如何安置,成为养宠人群面临的棘手问题。

当前,可依据的法律是《传染病防治法》第四十二条——传染病暴发、流行时,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应当立即组织力量,按照预防、控制预案进行防治,切断传染病的传播途径,必要时,报经上一级人民政府决定,可以采取下列紧急措施并予以公告……其中包括控制或者扑杀染疫野生动物、家畜家禽。

但宠物和“野生动物、家畜家禽”是有所区别的,染疫动物扑杀与此例中宠物被扑杀又不是一回事。

目前,还没有针对动物感染新冠后的管理细则,应更加审慎决策,不可机械操作,特别要注意基于对生命的尊重,取长补短,采取更加合情合理的方案。

要妥善科学安置涉疫宠物,前提是要搞清楚以下问题:猫狗等家养宠物,是否会感染新冠病毒?更关键的是,染疫宠物到底会不会将病毒传染给人?

首先,从全球范围看,不少动物都曾感染新冠病毒,包括猫、狗、养殖貂、大型猫科动物、大猩猩和水獭等。根据世界动物卫生组织(OIE)官网资料,自疫情暴发以来,美国、英国、阿根廷、巴西、加拿大、法国等20多个国家和地区都曾报告猫、狗感染新冠的案例。

2020年3月4日,香港渔农自然护理署发布消息称,香港出现全球首例宠物狗感染案例。据了解,宠物狗的主人为新冠肺炎确诊患者,狗在多次新冠病毒检测中均呈弱阳性反应,但并无任何相关病症。官方认为,该狗已“低程度感染新冠病毒”。

2021年9月,哈尔滨市也报告了一名确诊病例家中3只猫新冠病毒检测结果呈阳性的情况。

这些动物多是在与感染新冠病毒的人类密切接触而被传染的。不过,动物感染了新冠病毒,大多不会出现发病症状。

2021年5月,MDPI Viruses期刊发表的一项调查研究显示,76只宠物与感染新冠的主人生活在一起,其中17.6%的猫和1.7%的狗检测出阳性,而82.4%被感染的宠物没有出现任何症状。

根据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官网资料,在感染新冠病毒生病的宠物中,大多数只有轻微症状,并无需治疗即可完全康复,患重病是极为罕见的。

而更重要的问题是,既然人可以把新冠病毒传染给宠物,宠物能否反过来再次将病毒传染给人?

从科学研究的角度而言,尚无定论。截至目前,全球范围内还未有家养宠物传播病毒致人感染的案例报道。

美国CDC明确表示,新冠肺炎动物传人的风险很低,而且尚未有证据证实动物会成为传染源,也无证据显示新冠病毒可通过宠物的皮肤、毛皮等传染人。

世界动物卫生组织(OIE)官网也提出,目前没有任何证据表明,伴侣动物可以传播新冠肺炎,“采取会对伴侣动物的福利产生损害的措施,是没有任何根据的”。

疫情防控中,已经有很多人提出了“隔离期间宠物怎么办”的问题,但由于立法缺失,社会的动物福利保护意识不强,各地处理方式不同,目前并没有统一、权威的处理方式。

江西上饶、江苏无锡、浙江杭州、陕西西安等地曾出现过未经饲主允许而扑杀宠物的案例,引发舆论质疑。

2021年11月12日,江西上饶网友反映自己隔离中宠物狗被扑杀。他们一家凌晨为配合防疫去酒店隔离,不允许带宠物,他再三向工作人员确认只要宠物狗拴好,狗就不会被带走或处理,但房内监控视频显示,身穿防护服的人员撬门进入他家中,讨论如何处理宠物狗,并用棍棒击打小狗头部的过程。

此事在网上引起轩然。当地政府通报称,现场工作人员在未与该网民进行充分沟通的情况下,将宠物狗进行了无害化处置。已对相关人员进行了批评教育,调离相应岗位,并责令向当事人诚恳道歉。

事实上,除了少数地区粗暴扑杀了之的做法,在防疫过程中,更多的省市地区还是采取了较为灵活的措施。根据记者多方采访了解,各地对涉疫人员的宠物安置主要有以下几种方式。

对比而言,2021年1月,上海市黄浦区昭通路居民区被列为中风险地区,为消除居民的后顾之忧,当地决定“宠物可以跟主人一起进行隔离”,宠物犬跟随主人登上防疫车的视频在网络热传,被视为人性化防控的典范。

上海市黄浦区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相关人士告诉记者,严格来说,这次不属于集中隔离的概念,这些居民也不属于密接次密接,而是考虑到老旧小区封控后居民日常生活不便,所以将居民从封闭的小区转运至宾馆集中封闭管理。

不过,如果是确诊病例、疑似病例以及无症状感染者,需要转至定点医疗机构治疗或隔离医学观察,这一方式不再适用。

例如,2021年1月,石家庄藁城区暴发聚集性疫情,增村镇小果庄村、刘家佐村、南桥寨村5000余村民转移隔离,防疫期间,当地畜牧工作总站派出临时救援服务队,一边消杀,一边代养猫、狗和家禽家畜。

2021年5月底,广州市荔湾区突发新冠肺炎疫情,为了妥善照料隔离人员家中的宠物,当地工作人员根据居民的实际需求,轮流上门喂养留守宠物。

成都高新区石羊街道保利百合花园小区一名新冠肺炎确诊患者家中猫咪被关卫生间,向社区求助,随后当地疾控、公安和社区志愿者们带着猫粮上门帮忙,并为猫咪进行了肛拭子检测。

例如,广州市荔湾区白鹤洞街道鹤园社区在疫情防控封闭管理期间,在小区门外搭建了宠物临时寄养屋,且公开了较为详细的宠物临时集中寄养工作指引。

去年10月,受疫情影响,北京市昌平区北七家镇宏福苑社区升级为高风险地区,昌平区副区长佟立志介绍,对于集中医学观察人员家中宠物无人照料问题,该区将在征得业主同意后,进行上门收集、检测,然后转运至第三方专业机构进行寄养。

四是由隔离人员的亲友代养或联系附近宠物店、宠物医院寄养。这种做法在各地也较为普遍。

此前,北京大兴区天宫院街道融汇社区出现疫情时,大兴区副区长韩新星曾表示,考虑到部分集中隔离观察的居民饲养的宠物需要照料,在保证各项防疫要求严格落实到位的情况下,同意留下一名家庭成员居家隔离。

不过,随后经当地疾控部门建议,这一措施并未真正实行,而是改成了携带宠物一同集中隔离。

可见,没有绝对的刚性要求对宠物“杀之后快”,但有相对的柔性办法对宠物“因地制宜”。只是看有没有这个心去做得更理性,更精细,更温和,更有人情味。

善待宠物,善待生灵,善待每个普通内心的牵挂和在乎,才能更好地精准防控、巩固大局,才能让人们在防控的同时,也能维持正常生活的尊严,拥有战胜困难的希望。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